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保网 > 正文

孙浩 因演《扫黑风暴》被骂,挺开心

发表时间: 2021-09-03

  上世纪90年代凭一首《中华民谣》走红,做演员最感谢伯乐张嘉益
  孙浩 因演《扫黑风暴》被骂,挺开心

  热播剧《扫黑风暴》中,孙浩饰演袒护恶霸的派出所所长,戏份未几,却给观众留下了深入的印象。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孙浩便凭借一首《中华民谣》妇孺皆知。不外,跟着港台流行音乐对内地的冲击,他转行成了演员,“唱歌有名前也曾拍过戏,但那时更像是实现工作,当初觉得拍戏很有意思。”对做演员这件事,孙浩特别感激伯乐张嘉益,因为是张嘉益让他找到了其中的乐趣。

  《扫黑风暴》

  胡所的茶杯是孙浩随身物品

  电视剧《扫黑风暴》热播,剧中孙浩饰演的派出所所长胡笑伟,在反派营垒里算不上大人物,但因为他一路容隐恶霸孙兴,蒙哄好人,以致徐英子和徐小山姐弟一个自残,一个被杀。

  这几年参演了不少影视作品,这仍是孙浩头一次因为角色被骂,“我的微博素来不做经营和保护,就平时发点自己的货色,这次看到好多观众跑来骂角色,还有骂我的。开端挺惊奇,甚至有点儿懊丧,后来看多了觉得也挺好,因为大家对你饰演的角色认可,信任了这个角色,我挺开心。”

  《扫黑风暴》也是孙浩第一次和导演五百协作,帮他翻开了一种全新的表演方法。剧中,良多桥段和细节把胡所这个有点窝囊、胆小、谁都不敢得罪的形象描绘得更加鲜活。

  孙浩流露,其实许多内容都是剧本里不的,“比方胡所用的那个茶杯,里面泡着红枣、枸杞,喝的时候还要先把枣挑出来吃了。咱们拍戏原来也会拿着茶杯,就直接应用上了。”胡所长在剧中呈现的场次并不是很多,但几场重头戏里,他都在测血压,还因而被网友起了个外号“胡高压”。“胡所都五十多岁了,确定有三高问题,血脂高这个不好体现,所以就加了个血压仪。”

  人惹事

  一曲《中华民谣》,人人皆知

  上世纪90年代初,孙浩最初被民众认知的身份是歌手。

  “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我在风雨之后……”那时,内地风行音乐刚起步,由孙浩演唱的《中华民谣》荣获了“中心国民播送电台95十大金曲奖”。

  他用荣幸来形容自己那些年的成名之路,“我觉得那个年代绝对单纯一些。”父母都是一般工人,由于爱好唱歌,孙浩参加了当年在西安举行的“大中城市流行歌手大奖赛”,作为西安赛区选出的两位获胜者之一,在赴成都加入竞赛时,孙浩被中央乐团的王香珠老师相中,并推举他考入由作曲家王酩和歌颂家金铁霖主办的中国音乐学院首届流行歌手明星班。

  在北京上学时,孙浩常去歌厅唱歌赚生活费,也因为在那里巧遇歌舞片《天皇巨星》的选角导演,成了该片男主角马自乐的表演者,“本来那天他们是去看另一个男孩的,成果看上了我。”固然没学过表演,但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会儿年青,也没有人生方向,觉得这是个好机遇,两眼一争光就去了。”随后,孙浩又参演了《桑田雄风》等一系列影视作品,并结识了演员王海燕,也就是张嘉益的夫人。

  虽然断断续续地始终在拍戏,但孙浩以为自己究竟是音乐学院毕业的,最初来北京也怀揣着音乐梦。于是1994年,他参加了“第六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取得艰深唱法专业组第三名,一曲《中华民谣》红遍大巷冷巷,孙浩的名字也因此尽人皆知。

  “那会儿实在没感到这(闻名)是个事儿。”孙浩说。最火的那几年,光春晚他就上过六七次,在舞台上,他享受表演的快活,但下了台,并没认为本人特别了不起。“我从小性情就这样,踏实,不爱筹措。”

  千禧年前后,港台流行音乐冲击内地,很多内地歌手的发展受到妨碍。说起内地流行音乐败落的转折点,孙浩想了想:“我觉得应当是从周杰伦开始的。”他曾剖析过起因,“首祖先家音乐确切很棒,当时内地大局部歌手都是单打独斗,很多编曲都是小作坊式的,出的唱片也不讲求,作品很糙。而港台歌手领有专业的团队,理解市场化运作。”不过,随着2005届《超级女声》的举办,让孙浩又一次看到了内地流行音乐的突起,“从李宇春开始,我们有了自己的超级偶像。”

  艰苦期,张嘉益拉了他一把

  因早年拍戏结识了王海燕,再加上都是西安人,孙浩和张嘉益成了好朋友。在孙浩音乐事业最艰巨的时候,是张嘉益带他去做了演员。“没歌唱,就随着我拍戏吧。”这话孙浩到现在都记在心里,“真正的友人不光在生活上关怀你,在事业上也会拉你一把。”

  二人合作的第一部作品就是电视剧《悬崖》,也恰是在这部戏中,孙浩初尝拍戏的乐趣,“其实我那个时候演戏特别稚嫩,但很多人不太觉得,因为我演的就是一个愣头青的小警察,和人物特别贴切。”而这也是孙浩最敬仰张嘉益的处所,“他能很快把适合的人放进合适的角色里。”《悬崖》播出后,播种一轮好评,也让孙浩敏捷找到了信念。

  包含后来的电视剧《一仆二主》,孙浩在剧中饰演造型师。“我以前上演,身边都是特殊著名的造型师,李东田、吉米、老黑,跟他们都特熟。”孙浩总说张嘉益有慧眼,“他晓得你行不行,而不是任人唯贤,不行硬要给你这个角色。”这多少年,他们先后配合了《后海不是海》《白鹿原》《美妙生涯》《装台》以及未几前播出的电视剧《对你的爱很美》。

  孙浩说,“拍戏特别能锤炼人的心性。以前演出最怕谢幕,恨不能唱完就走,现在别说等几个小时,就是等一天我也不觉得烦”。作为歌手,他觉得在舞台上唱歌很快乐,但那只是一霎时的快乐,而拍戏是能够一直回味的快乐,“一场戏演好了,回想起来都冲动,而且剧会不断重播,总会有新的观众看到你的表演。这种快乐是唱歌无法比较的。”

  虽然喜欢拍戏,但唱歌仍然让孙浩无奈割舍,除了会在出演的影视剧里露两嗓子——《扫黑风暴》的一场应酬戏中胡所高歌《鸿雁》,很多其参演的电视剧歌曲也是孙浩演唱的:《一仆二主》片尾曲《回不去的温顺》、《装台》的片头片尾曲《不愁》《我待生活如初恋》、《扫黑风暴》插曲《兄弟》……“有些年轻的观众不知道我是歌手,还评论说没想到他唱歌还不错。就有网友回复说:你回家问问你妈就知道了。”

  其实,接下演唱影视歌曲的活儿,和接拍角色一样,都不是孙浩主动去争夺的,“我从来不会自动去说想演什么,好几回都是戏开机了才告诉我演什么。包括给这些作品演唱歌曲,有时导演问我能不能唱(主题曲或片尾曲),我说没问题,而且不要钱,因为我觉得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作品。”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编纂:张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