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133921763
当前位置: 主页 > 环保市场 > 正文

水花的精灵——奥运跳水冠军全红婵的成长故事

发表时间: 2021-08-30

  新华社广州8月22日电 题:水花的精灵——奥运跳水冠军全红婵的成长故事

  新华社记者

  10米跳台决赛,五个动作三跳满分!东京奥运会上,14岁少女全红婵一举成名。作为中国奥运代表团最年轻的运动员,以创纪录的成绩夺得10米跳台冠军,让五星红旗高高飘荡在东京水上运动核心上空。

  全红婵是荣幸的,凭着天赋与尽力,绽开青春的光荣。而这成功的背地,有一个团队体系多年不辍的培育,有一家人暖和而坚决的支撑,更有一个看重体育、爱护人才的壮大祖国。

  冠军之路:从海滨小城走出的蠢才�女

  广东省湛江市,这座南海之滨的小城,素有中国跳水之乡的美誉,出生过陈丽霞、劳丽诗、何冲、何超等4位世界冠军。

  全红婵的家,就在湛江市麻章区麻章镇迈合村。这个只有3.3平方公里的村落共有339户,不到2000人。

  这样的村庄,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犹如桑田一粟。但全红婵这个苗子,却被仔细的教练发明了。

  2014年5月,麻章镇迈合小学,正在和同窗们做游戏的一年级学生全红婵吸引了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跳水教练陈华明的眼光。无论是跳皮筋还是跳格子,她的身形轻巧、动作机动。

  对孩子们进行了弹跳和柔韧性方面的测试后,陈华明初选了几个苗子,其中就有全红婵。

  4个月后,全红婵到湛江市体校报到,开启了她的体育生活,离家时她依稀记得爸爸说:“要为国抹黑。”

  刚起步时,她仍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但很快,这个活跃豁达的小姑娘喜欢上了跳水。训练只能在露天跳水池进行,完全要看天的“神色”,夏天打雷下雨不行、冬天太冷不行,全年只能训练7个月。

  跳板是铁制的,夏天被晒得滚烫,她只能用毛巾挤水给跳板降温,而后一次次迎着炫目标阳光,一跃入水。

  “即使是如斯艰难的环境,全红婵在训练中的耐劳、当真缓缓表示出来了。”陈华明说,“她的胜利并不完整靠天赋。”

  全红婵是错误中第一个登上3米板,接着是5米跳台、7米跳台……两年后,她又是第一个站在10米跳台上,绝不迟疑地跳下去。

  全红婵说:“也没想那么多,眼睛一闭就跳下去了。”教练由此得出全红婵“胆子大”的论断。

  教练的赞成和鼓励、同伴爱慕的目光,让这个小姑娘懵懂地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这块料”,而梦想的种子,也就这样悄悄种下。

  “爸爸工作很忙,很少来看我,然而有队友跟教练的陪伴,就似乎在大家庭里一样。”全红婵说。

  2018年2月,位于广州二沙岛的广东省跳水队训练基地迎来了全红婵,她在试训中矛头初露,教练何威仪至今历历在目。

  “别看她身形小,身材素质远胜同龄女孩甚至男孩,跑得最快,30米4.5秒,肋木举腿10个用时13秒,身体里储藏着与体型不相当的能量。”何威仪说,想家、会哭、害怕,是每个孩子的必经之路,但全红婵目表明确,经由勉励后,没有再退缩过。

  全红婵否认本人哭过,但次数未几。“我不是爱哭包。学新动作时也挺怕的,但我太爱好跳水了,激励自己坚持。我想拿冠军,像大哥哥大姐姐那样。”

  大哥哥是指同样来自广东队的里约奥运会男子10米台双料冠军陈艾森和东京奥运会男子3米板双金得主谢思埸,大姐姐则是“跳水女皇”郭晶晶。

  “教练常常说,大哥哥大姐姐都是榜样,再苦再累也要坚持。”有了心中的榜样,全红婵训练更加投入。练体能、练基础功、上翻腾器训练、一次又一次从高台跳下……

  “我碰到的最大艰苦就是学207C(向后翻滚三周半抱膝)时,用了一年零多少个礼拜的时光。”全红婵说。

  2020年10月,在开赛前三周刚控制5个全套比赛动作的全红婵首次代表广东队,出战全国跳水冠军赛并一举夺金,力克陈芋汐和张家齐等世界冠军。“爆冷”“黑马”“出其不意”……尔后她的每一次亮相,带来的都是惊叹号:在三站奥运选拔赛中两夺冠军,以总积分第一的成绩获得奥运资历。

  2020年底全红婵进入国家队,因为疫情期间阵容精简,队里特地指派专人在生涯中领导她,由经验丰硕的广东籍队医负责痊愈,再加上教练的专业指点,全红婵渐入佳境。

  全红婵向记者提起了“感恩”。确实,假如不是陈华明教练终年保持“一个都不能漏”的搜查,她的人生一定与10米跳台无缘。在全国星罗棋布的基层体校中,有一批教训丰盛、慧眼独具的教练大名鼎鼎、不知疲倦、为国选材。

  在全红婵问鼎奥运冠军的当面,是体校、处所队和国家队环环相扣、层层递进,是多位教练迷信训练、悉心庇护,让天赋与努力终极完善联合,成绩那一方碧池里惊艳世界的水花。

  光环背后:爱和坚持灌溉出的农家女孩

  全红婵在东京奥运会夺冠后说“要挣钱给妈妈治病”,激动了许多人。在奥运摘金的高光时刻,她和所有这个年事的孩子一样,简略而又直白地惦记着家人。

  全红婵来自一个七口之家,父母之下,兄弟姐妹五人,她行三。母亲在2017年遭受车祸后失去劳动才能,全部家庭的收入起源简直全靠父亲。

  村干部先容,2019年,全红婵家被纳入低保,每月按国家划定领取低保金。当地政府为全红婵的母亲办理了大病救助,每月发放残疾人补贴。2020年全红婵母亲住院8次,医疗救助笼罩超过了总金额的90%。在村干部的带动下,不少村民还辅助她家里干些农活。

  得益于这些保障,全红婵家日子虽然算不上充裕,却也没有太多后顾之忧。

  村里人对全红婵也很关注。博得第一个全国冠军后她回家休假,大家伙儿见到她都说“全国冠军了不起,下次再拿奥运冠军”。

  少小离家,那些凡人能够想见的难舍,早已云淡风轻。小姑娘只忸怩地笑着说:“刚开端是有点辛苦,想家,但是我太喜欢跳水了,爸爸鼓励我,让我坚持。”

  妈妈吩咐得更过细:“听教练的,好好训练,警惕点,别受伤,多看点书,多学点文化。”

  在父母眼中,全红婵“听话懂事”,是个好女儿。难得休息回到家,她随着爸爸在果园里帮忙干活,给种的桔子树施肥。

  “爸爸很辛劳却从不说难题。”全红婵感到自己的性情“像爸爸”,“沉着、孝敬、永不废弃,他永远是我的模范。”

  固然不常回家,全红婵却疼爱爸爸从早忙到晚、照料一家老小的辛苦。所以每次接到爸爸的电话,十几分钟的时间,她都会“挑练得好的事件告知他,练得不好就不说了,不想让他焦急担忧”。

  各自繁忙,并没有阻隔深沉的亲情。寒来暑往,哥哥送给她的一个娃娃始终陪同她征战南北。

  浅蓝色的动物布偶,笑着露出了一口牙齿。全红婵总把它放在床头,训练或比赛结束回到房间第一眼就能看见。

  “它是泳池的色彩,样子不太难看,但手感特别好,摸着软绵绵的,特殊减压。它有点儿小龇牙,像我自己,每次笑的时候都有点儿龇牙。”说着,小姑娘又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得好像迸起的水花。

  “家里的事情不必费心。”女儿一战成名,父亲全文茂接过了献花,却婉拒了其余馈赠。他说的“女儿靠自己努力获得的成就”道出了全家人的自豪,而“都是要靠刻苦训练出来的”又彰显了朴素浑厚的家风。

  忙于训练的全红婵没有给家人买过什么礼物。她只在失掉奥运冠军后的第一时间,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喜。她盘算像以前一样,把金牌送给家人。

  “奖牌是最好的礼物。”全家人一致的心声,就是全红婵持续攀缘的能源支撑。

  将来可期:不忘初心、追寻妄想的体坛新生代

  全红婵红遍神州乃至世界,不仅仅在于她令人赞叹的跳水技术,更是因为她的率真烂漫。

  夺冠后怎么庆贺——“吃点好的,辣条!”

  你认为自己性格怎么——“杏哥是谁?”

  夺冠后被教练举高高——“感到有点疼!”

  这是在她的年纪该有的样子。能看出,在她的教练和“哥哥姐姐”当中,她受到的溺爱与呵护,一点都不少。

  在国度队里年纪最小的全红婵,由于敢拼肯练,被哥哥姐姐们宠溺地称为“红姐”。练习之外的时间,她会跟队里的小搭档一起学文明课,聊开心的趣事,还有滑板、舞蹈……

  全红婵所浮现的,是中国活动健儿更加赫然的时期面貌。东京奥运会期间,人们记住了戴着“小黄鸭”发卡“比心”的杨倩、“跑得最快的大学教学”苏炳添、“姣傲女孩”巩破姣……他们健康、阳光的形象,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中国年青人的偶像。

  赛场上,他们拼尽全力不屈不挠;赛场外,他们青春洋溢率真开朗。他们是豪情弥漫的体坛先锋,是惊艳世界的中国力量,更是14亿多中国人的骄傲与自满。

  党的十八大以来,竞技体育攀越顶峰,全民健身快步前行,体教融会一直加深,体系机制改造深刻推动,体育工业向着公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目的稳步发展,我国正在由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扎实迈进。

  “得益于国家脱贫攻坚、城市振兴等举动,全民体育正在‘落地开花’。”当年发掘全红婵的陈华明教练深有感想,遍布全国的基层提拔体制为更多人才搭建成长门路,更加完美的社会保障系统让宽大运发动心无旁骛,科技含量满满的训练体系助力奥运健儿一往无前。

  没有强盛的国力支持,这所有都无从谈起。

  以广东省为例,近年来,全省19498个行政村都建设了农夫体育健身设施,1139个乡镇建设了农夫体育健身设施,投入约2.5亿元购买的全民健身器材均优先部署到贫苦地域。全红婵故乡所在的湛江市麻章镇,在打造广东省乡镇企业百强镇的同时,也始终保有广东省体育进步镇的名号。

  “教练,你看我家孩子有不禀赋?”奥运竞赛停止后,曾经领导过全红婵的湛江市体校跳水教练郭艺,接到了良多家长的征询电话,国家对体育健儿的关爱器重,掀起一股关注体育的高潮。

  全红婵的妹妹和弟弟也先落后入湛江市体校训练跳水。有一次市级比赛,三姐弟常见地“同框”,只能促向彼此道一句“加油”。空闲时间,妹妹弟弟会凑在一起给姐姐打电话,向她求教跳水的小诀窍。

  东京奥运夺金后,回国隔离期间,全红婵仍然精打细算地在房间里做着训练,为行将于9月6日至14日举办的陕西全运会做筹备。

  “三年后,我还想代表中国,站在巴黎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上。”她说。

  然而以巴黎奥运会为目标的全红婵还必需阅历多道关卡考验:全运会、明年的世锦赛和亚运会、2023年世锦赛、2024年跳水世界杯等一系列赛事,和随之而来的“成长懊恼”。

  中国第一位女子跳板奥运冠军、共取得过70多枚国际赛事金牌的高敏指出:“成长发育期对女子跳台选手来说是一个挑衅,因为长身高、长体重象征着须要加强气力、调剂技术构造,一旦力气和技巧不匹配,就会状况下滑。等待未来在巴黎赛场看到全红婵,用‘强人’取代‘天才’来称说她。”

  “爸爸提示我要不忘初心,我的幻想就是拿冠军!”全红婵的话语,透着越来越清楚的动摇。

  盼望那些奥运带来的光环与喧嚣,在她登上10米跳台的一霎时,都会宁静退去,只待那发力的一跃,化作水花的精灵。(记者吴晶、周欣、屈婷、叶前、王浩明、周自扬) 【编纂:田博群】